環資捐款者林南安:我是媽媽,所以我站出來。

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

訪談到一半,我很好奇有這麼多的社會議題,為何南安如此關心農地問題,話一問出口,她的眼神溫柔又堅定,說:「因為我是媽媽啊。」

與南安見面那天,我帶著訪綱、筆記本,以及一條農地農用的綠色長旗幟,推開咖啡廳厚重的大門。一抬頭,南安坐在咖啡廳的中間,我輕輕拉開她對面的椅子,這一刻,南安的故事隨著咖啡廳裡的輕音樂慢慢地流淌在下午的靜謐時光中。

正義、公理啊,我就是很在乎

還記得畢業後7、80年代,有大量孩童失蹤案件,社會間瀰漫著許多不安與不信任感。從那時候開始,我就特別關注人身安全、環境安全這些議題,想法很單純,只是覺得正義和公理不應該被埋沒。

後來嫁到台北,開始大量接收跟環境有關的訊息。有一次印象很深刻,在主婦聯盟三重分社裡聽到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副秘書長秀如的演講,講題是環境信託,結束後我心情非常激動,原來我小時候超喜歡的英國彼得兔,牠的故鄉丘頂農莊被作者波特小姐用環境信託的方式永久保存下來。驚訝之餘,我也是從這時候開始認識、關注環資。

捐款者林南安

從公車望出去,是一片片破碎的農地

有天心血來潮,自己搭公車到宜蘭旅行。沿途看著窗外的風景,一幕幕卻是讓人心碎的景象。在國外,農田都是無邊際,無法盡收眼底的遼闊,而台灣,綠色的農地被建築物、鐵皮工廠瓜分的破碎,放眼望去灰色的水泥甚至快比綠地還多。

面對這樣的農地,我才驚覺發現,現在很多人注重食物安全、有機食品,但其實只要農地不安全,後端再怎麼努力都是徒然。違章工廠排放廢水→農地被汙染→農民健康隱憂→農作物吸收有毒物質→最後消費者吃下肚。這種惡性循環下,無論哪一方,都是全盤皆輸。

農地上的違章工廠

生命不應該花在生病上

我關注食安的方向跟別人不一樣,我看到的是全面性的問題。有很多朋友,才三四十歲,年紀輕輕就得癌症走了,留下年僅一、兩歲的小孩。為何他們會得癌症?跟台灣大環境的污染有很大的關係,工業、空氣、農藥、水的汙染等等,相互影響破壞我們的環境和健康。

我們或許很難管空汙問題,但吃飯你是有主控權的,我們可以自己選擇有機無毒、永續耕作的農產品,但這些前提必須在農地沒有汙染的情況下。我希望大家在意的不只是能不能吃到安全的蔬果,也應該關心我們土地的健康。畢竟,生命不應該都花在生病上面。

農地污染插牌

我愛我的孩子,所以我想保護這塊土地

會特別重視這個議題,也是從我當媽媽開始。結婚後,生了兩個孩子,我辭掉工作,30歲後就成為家庭主婦。每天為他們煮三餐,我希望給我的小孩吃安全的食物。

沒有安全的農地就沒有安全的食物。如果你愛你的孩子,就不要讓他們暴露在危險之中。這些共業是我們大人造成的,未來卻要把這些問題留給下一代。每個人都是父母的寶貝,都有著生命的價值與可貴,如果我們不尊重生命、不好好保護這塊土地,等這個國家的人都生病了,台灣也倒了。

媽媽與孩子

訪談最後,我問起南安選擇捐款支持環資的原因。她給了我一個大大的微笑:「很感謝環資的存在。你們是一個很棒的資料庫和資訊傳遞的管道,提供很全面、正確的環境知識,這些對民眾來說是非常非常有意義的。

環資守護農地的專案裡,每年都有新的進展與成果:

2016年

我們利用農委會農地重金屬普查找出838筆疑似有汙染的農地,促使環保署著手調查與列管。

2017年

透過稅籍分析,發現全台可能經營違章工廠的企業高達12萬5千家,每年新增超過5千家。我們利用這個分析結果,向政府訴求農地上不能再新增違章工廠,且要依法查處既有工廠。政府也在去年宣示啟動拆除新建農地工廠,並要求縣市全面清查轄區違章工廠。

2018年

我們目標是要求中高汙染的違章工廠,從農地上消失。

這三年的努力與訴求,使政府願意正視、處理問題,讓你和我能離健康的食物、健康的農地越來越近。

一口氣喝完手裡那杯酸甜的檸檬汁,與南安起身走出咖啡廳外,才發覺天色居然已悄悄變暗。揮揮手跟南安道謝與道別,她這才慌亂地說要趕回家準備晚餐了。我看著她匆匆離去的背影,心裡忍不住想著:「天下父母心啊。

週末就是母親節了,感謝每個爸爸媽媽的辛勞。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,再為孩子付出一次吧。如果您也和南安一樣擔心農地安全的問題,請捐款支持環資,讓我們能無後顧之憂地繼續守護台灣的農地、守護孩子的未來。

農地定捐按鈕

農地單筆按鈕